购物车图片 购物车 ( )

国产数据库叫板甲骨文

来源:
浏览次数: 20054

 


对于国内数据库企业来说,实现与甲骨文等国际知名数据库兼容,保证用户系统在替代过程中保持稳定和信息安全,让他们用的放心,才是重中之重。

 大数据时代,人们“信息安全”意识的提升,正使达梦数据库一步步接近做“中国版甲骨文”的梦想。

 8月,达梦数据库刚完成中国民航信息集团数据库系统的全国产化替代项目;上海浦东新区政务云又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归集的数据已经从起步之初的几百万条,迅速“井喷式”增长到目前的五千多万条,并仍然继续快速增长。

 近十年来,在民航、铁路、金融、公安、电力、社保、审计、国土资源、电子政务、应急救援等军口、民口30多个行业领域,达梦没少从甲骨文等国际巨头手上“抢生意”。进入中国市场近三十年,雄踞市场半壁江山的甲骨文,其曾经固若金汤的防线,正被以达梦为代表的国内数据库企业一点点撕裂。

 然而,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在国内数据库行业这个百亿级的大市场里,甲骨文等国外品牌占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霸主地位极难撼动。

 “DM7提供了针对Oracle(甲骨文)全方位的兼容。但是这个替换过程需要时间”,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冯玉才在接受《支点》时坦言,中国数据库市场“戒瘾”甲骨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产数据库叫板甲骨文

达梦董事长冯玉才  宋荣成摄

 

造火箭的坚持造数据库


“达梦今年的目标,是‘攻克’银行业,替代国外数据库系统”,8月1日,在位于光谷软件园的武汉达梦数据库公司总部,记者见到了“冯老师”,这位不习惯让员工称呼自己董事长的企业家。

冯玉才还有其他身份: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导,以及中国数据库标准委员会工作组组长。他告诉《支点》,研发数据库没有窍门,达梦只是比别人提前二十年做了这件事。

1978年,武钢投资50亿元从日本引进设备,建造“一米七”热轧钢材自动化生产线。当日本人完成施工撤离中国时,他们就地销毁所有项目资料。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当时正在武钢学习的冯玉才,立志研发出我们自己的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

这一年,现在的数据库国际巨头甲骨文,刚刚迁往硅谷。它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研发出数据库也仅仅一年。

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专业的冯玉才,原本学的是怎么造火箭发动机。此时,他刚调到华中理工大学任助教不久,在大学里教的是高等数学。

靠着一本英文字典,仅用半年,没有英文基础的冯玉才就将这些资料全部读完。“怎么开发数据库依然没弄清楚,但至少知道数据库是什么”。

顾名思义,数据库就是“放数据的仓库”。当数据量大了,就需要对仓库进行有序整理。

研发过程,困难重重。

旁人都对他不理解:国外已有的成果,还去研究有什么意义。而且,研究经费也缺乏。在研究难以为继的时候,他找相关部门寻求支持,以个人名义贷款5000元钱继续研发。

1986年,冯玉才为这一项目申报国家自然基金,获得支持。这对冯玉才的精神鼓励很大。那时候,一个项目的研究资金通常只两三千元,这个项目却获得了3万元经费。

历经三次失败,历时十年,1988年,冯玉才和他的团队,基于Pascal语言开发出的数据库管理系统获得成功。这驳倒了中国没有能力开发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的谬论,是我国第一个自主版权的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原型CRDS,并在日后成为达梦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做出来的数据库,比当时国际上流行的DBASE产品还要好。”冯玉才说。

 

生死关头有舍有得

“达梦”数据库一鸣惊人,得到国防科工委的肯定,并拨款60万元作为科研经费的支持。1992年,华中理工大学达梦数据库多媒体研究所正式成立,核心研发成员是华中理工大学的教师。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社会信息化和信息社会化的浪潮席卷整个世界。此时,国内数据库企业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信息产业和信息安全越来越引起国家有关部委的重视。

1997年,科技部组织了国内数据库行业的首次“PK赛”,测试各家企业数据库产品的水平高低。冯玉才告诉《支点》,名不见经传的达梦研究所在这场比赛中一举夺魁,与知名的东软集团平分百万奖金。

此后的达梦就像“开挂”了一样,在连续六年的“PK赛”中都独占鳌头。2000年,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一年后,上海分公司研发团队组建。

重创发生在2003年。

在这年比赛中,达梦最新的第三代数据库产品DM3得了个倒数第一,颗粒无收。

那一年,开源研发成为流行。“除了达梦,其他所有公司都用的国外公司开源的数据库产品进行研发,这就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冯玉才告诉《支点》记者。

但是,比赛规则并不禁止开源研发。

这个结果对于达梦是致命的打击,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一直以来,达梦主要靠国家这笔经费“供血”,市场收入微薄。如果在2004年不能拿下第一,达梦将面临倒闭。

这是达梦发展史上的最大危机。

“开源还是坚持自主研发?”达梦面临抉择。

那时候,公司研发团队8成以上的人都支持开源。但冯玉才认为,开源对知识产权、信息安全、创新和企业文化都有致命问题。

冯玉才说,自主知识产权是达梦的核心竞争力。这时候开源,首先是放弃了核心技术。同时,承认国产数据库比国外的差,这与达梦的企业文化是背离的。这就意味着,达梦前二十多年的研发白做了。

而且,人的智商都是差不多的,达梦只是比别人早做了二十年。人家开源研发已经一年多了,达梦再从零做起能超过吗?

坚定了不开源的决心,对于是继续改良武汉团队研发的DM3,还是全力研发上海团队正在做的DM4,公司内再次产生分歧。

此时,距离2004年的测试仅剩7个月。按正常研发的工时计算,新一代DM4数据库需要两年半才能完成。

开发数据库犹如造房子,地基已经决定房子能盖多高。冯玉才意识到,只有全力研发DM4,才可能打赢翻身仗。

“人的能量极限,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充分发挥。有时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冯玉才做出决策:放弃DM3;上海、武汉团队合力研发DM4。

这也直接导致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退出。

“在做企业决策的时候,不可能什么都要,总要保住一些、舍弃一些。”冯玉才对《支点》表示。

那一年,在华工南门对面的产业大厦的9楼,二三十名达梦工程师,在机房里日夜兼程奋战了7个月。那段艰苦的时光,至今还令其中不少人留恋。

2004年,达梦携DM4数据库参加测试,结果速度超过国内开源数据库的一倍。


艰难破冰“去IOE”化

2003年的“危机”让达梦意识到,研发型企业必须具备造血功能,不能躺在研究成果上睡大觉,要走市场化道路。

冯玉才坦言,在此之前,DM2市场化运用较少,收入只有数十万元。

而此时,国内看似巨大的数据库市场,被“IOE”所占据。所谓“IOE”,是指服务器提供商IBM、数据库软件提供商Oracle(甲骨文)和存储设备提供商EMC,三者构成了一个从软件到硬件的系统,占领了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这是一个艰难的‘破冰’过程。比如说银行,使用国外系统已经十几年了,突然换成别的系统,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办?用户肯定是有担心的,我们只能通过产品品质一个个攻克”,冯玉才说。

1997年,达梦数据库的第二代产品DM2诞生后,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财”)华中分公司财务应用系统就首次使用了DM2,这对DM2的产品化提升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也是国产数据库最早实现应用的案例。


中国电财成为达梦首个破冰的行业。

随后,中国电财与达梦签订行业买断合同。如今,达梦数据库在中国电财及其下属全国30多个省电力银行及下属的72家分支机构已运行了十余年,系统始终运行安全、稳定、准确。

“在信息时代,数据库如同人体的神经中枢,一旦瘫痪,后果不堪设想。”

冯玉才介绍,根据美国法律,高于国家安全级别二级(最高五级)的数据库产品不允许对中国销售,这就决定了国内市场上的国外数据库产品安全级别不高。此外,还很难确保国外产品中不含“逻辑炸弹”和“后门”,可能给信息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十八大以来,“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被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在网络安全、自主可控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建立国家信息安全战略体系。在电力、电信、金融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开始去“IOE”。

这种背景下,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和对核心技术的掌握让达梦获益颇多。

2008年,为提高调度技术系统的自主性和安全性,国家电网决定在电网调度的核心应用中,逐步采用国产数据库作为基础平台,全国也将陆续建设区域电网和升级电网调度中心,其技术系统也将全面采用国产数据库产品。

同年7月,国家电网组织了几家国产数据库进行评测。在经过严格的测试后,达梦数据库以最快的移植速度、最优的移植质量、最好的技术服务中标。

今年5月18日,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和达梦公司共同建设的电子客票系统已经在24家航空公司,完成了数据库国产化替代工程。整个航信系统,从开始测试到完成核心系统的替换工作,达梦历时近4年,最终成功完成了中航信电子客票系统的国产化替代工程。

“我们最新的产品DM7,提供了针对Oracle(甲骨文)的全方位兼容。但是这个替换需要时间”,冯玉才介绍,一个行业的替换完成平均需要3年左右时间。

今年,达梦的计划是突破银行业。根据银监会的相关要求,到2019年,银行业软硬件国产化率不得低于75%。


借力资本建数据库产业链

 

2015年,大数据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当年6月,达梦对外发布“大数据平台战略”。

建立“大数据平台”,意味着达梦开始摒弃一家独大的想法,开始在大数据产业链的上下游,寻求产品、技术、渠道、商业模式上的新型合作。此前,达梦已经和昔日的竞争对手,如中软、东软、浪潮、华迪、曙光、华宇等结成伙伴联盟。

截至目前,大数据业务已占到达梦现有业务的一半以上,并还在进一步增加。

基于技术发展和产品战略等方面的共识与互补,达梦还与华为合作开发了一体机DHdata(Dameng Huawei Database machine);与赛凡科技共同推出一体化平台系统“云梦数据仓”;与浪潮、曙光等服务器厂商无缝对接;此外,达梦还加入了国产主机系统产业联盟、安全可靠电子政务产业发展战略联盟等。

“2000年,达梦刚成立公司的时候,产值是几百万。如今,达梦的产值早已突破了亿级规模。但是相比一些传统行业,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是慢了,主要原因是产品研发周期长,市场开发过程慢”。冯玉才告诉《支点》,他的梦想是达梦明年内能够在创业板上市,利用资本的力量逐步完整产业链。

 

(文章来源/《支点》记者肖丽琼)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007
    2018 - 08 - 15
    近日,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主办的“2018中国大数据生态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随着《2018中国大数据产业生态地图暨中国大数据产业发展白皮书》的重磅推出,2018大数据企业投资价值百强榜也正式发布。达梦荣登“大数据企业投资价值百强榜”。百强榜是通过建立评判指标体系,从企业价值/市值、营收状况、创新投入、专利数量、产品竞争力、企业发展潜力、领导层能力等多个维度进行定量与定性结合的评比,经过专家打分评选而来。当今时代,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大数据正日益对全球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活动以及经济运行机制、社会生活方式和国家治理能力产生重要影响。之前发布的《中国大数据行业报告》显示,整个大数据产业分为基础平台、通用技术、行业应用等多个细分市场,2017年大数据整体市场规模1000亿。面对如此广阔的市场,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了大数据的掘金浪潮中,达梦作为在数据库领域深耕多年的企业, 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洞察先机,掌握数字经济的核心资源——数据资源,并在之前就提出了“大数据平台”,因有亮眼表现,成为大数据产业生态地图上的重要成员。大数据的核心是数据分析与处理技术,与数据库殊途同归。传统数据库与大数据新技术的融合发展将是趋势,云计算模式推动数据库产业模式向平台化或服务化转变。这也就意味着大数据给数据库厂商带来了战略发展机遇。达梦大数据平台在电子政务、公安、审计、政法、司法、住建、国土、应急等领域均有典型案例。例如:1、由达梦承建的四川省地质环境管理信息系统通过“地质大数据”为防灾保安提供了有力支撑;2、上海浦东新区政务信息资源动态共享交换体系达到了国家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三级的建设要求,实现了数据采集、处理、存储、应用全生命周期安全管理,实现了34家委办局、36家街镇以及7家管委会信息资源上报;3、像“湖北公安云”这样的成功应用,是达梦在大数据领域的典型示范建设成果,平台在资源...
  • 点击次数: 10005
    2018 - 08 - 14
    导语: 本文根据黄海明老师在2018年5月10日【第九届中国数据库技术大会(DTCC)】现场演讲内容整理而成。达梦技术总监 黄海明资深数据库专家,ITPUB论坛版主,具有13年以上数据库研发、测试、推广经验。带领团队将达梦数据库在国家电网、中国神华、中国铁建、中国民航、社保等重大行业的核心生产系统中的取得广泛应用。目前致力于达梦数据库核心技术研究及达梦数据库的推广工作。摘要传统关系数据库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架构是否已经到了演进尽头?MPP、读写分离、共享存储、分库分表……琳琅满目的架构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未来关系数据库架构可能会如何发展?本主题以达梦数据库架构演进与创新为例,向大家分享我们的看法。达梦数据库架构演进达梦数据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走自研的道路,既非基于开源,也并非源自第三方授权。像Oracle数据库一样,达梦数据库开局也是一个单机数据库,这个单机数据库是1988年冯玉才教授研究出来的我国第一代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据库管理系统。随着达梦数据库在一些重要行业的广泛应用,为了解决高可用性的需求,达梦推出了主备架构。随着“棱镜门”事件的发展,国家对信息安全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国家希望能够推行芯片级的国产化,为了在芯片级国产化的场景里面真正应用起来,达梦推出了读写分离架构。2012年后大数据蓬勃发展,面对大数据分析的需求,达梦推出了大规模并行计算的架构。达梦推出这么的架构,都是用匠人之心在做的。比如主备架构,我们的备机设计之初就是可以做只读的,Oracle 11G才支持只读,Oracle 10G的时候备机只能已mount状态启动,不能用于做查询。另外,系统在做读写分离的时候,很多报表程序想在备机上运行,这个报表程序大部分是只读的,但是很多的报表程序需要用临时表存一下中间数据,临时表上一些增删改的操作无法在备机上完成。在碰到这个需求之后,达梦对备机做了创新,就是...
  • 点击次数: 10018
    2018 - 08 - 13
    30年前,因距离主城区较远,武汉东湖高新区一度被戏称为武汉地图外的“两厘米”,全部家底只有电子产品一条街。如今,它有着更为人熟知的名字——“中国光谷”。在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征程中,光谷如何竞帆逐浪?记者在光谷走访高新企业时,企业负责人最常提到的一个词就是“创新”。掌握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从而掌握产业发展主导权,这已经成为企业的共识。在湖北省“公安云”的“五查一联系”系统中,公安人员键入查询对象的身份信息,便能立刻看到查询对象的社会关系、活动轨迹、个体特征等信息,能够快速锁定嫌疑人。这种“一键式”查询技术,来自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数据领域核心技术长期被国外IT巨头掌握,达梦从成立之日起,就坚持‘原始创新、独立研发’,掌握每一行源代码,这是扎根于血液中的理念。”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董事长冯玉才说,达梦走了一条难度高却潜力无限的自主研发之路。如今,达梦数据库产品已广泛应用于民航、电力、气象卫星等领域,连续多年在国产数据库市场占有率第一,并进军国际市场,占得一席之地。创新,从武汉东湖高新区成立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涌现,并成为企业奋力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法宝。置身光谷园区,如同进入青春洋溢的大学校园,勃勃生机扑面而来。“去年光谷企业总收入1.2万亿元,过去五年保持年均两位数以上增幅,成为中部地区科技创新活力最强、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刘子清说。昔日的电子产品一条街,如今已是518平方公里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光电子信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迅速崛起。未来,这里更让人们期待。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企业是转型升级的主阵地。光谷探索创新发展之路,成为中国经济稳健发展的一个生动缩影。站在新的起点,面对新的形势,坚持向创新要动力、向高质量发展要未来的中国经济,必将阔步向前、行稳致远。(文章来源/新华社,记者谭谟晓、陈俊)
  • 点击次数: 10017
    2018 - 08 - 09
    8月23日,美国政府正式决定对1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25%的关税。这是自今年3月23日美方挑起“中美贸易摩擦”后,再一次对中国施压。从最初的600亿到这次的160亿,中美贸易战涉及的规模越来越大,牵扯的行业也越来越多。但实际上,中美双方互相征税的很多商品类别均不是相互贸易中的主要部分,隐藏在其中的高新科技贸易与发展才是双方博弈的重点。无独有偶,美国这种依靠自身经济霸权,强行遏制别国技术产业发展并迫使其开放相关市场的行为,早已不是第一次。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就为了扭转贸易赤字,迫使日本开放市场与日本打过多次“贸易战”。仅在80年代间,美国就向日本发起了24例“301”条款调查,最终将日本电信、半导体等相关高新技术市场打开,也成功的遏制了日本在这些领域对美国的挑战。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的重心之一就是包括航空航天、信息通信技术、互联网技术在内的高端制造领域。美国的目的很明确——从根本上断绝中国在这些领域发展的空间并打开其市场,让中国同日本一样,再无力在新的产业革命中挑战美国。不过,即便美国想要打压,但现在的中国在高新技术领域早已不是“吴下阿蒙”。拿信息技术基础软件为例,以达梦数据库为代表的国产数据库产品已经逐步发展起来并承担起支持我国“网络强国”建设的重任。达梦的产品基于完全自主的产品路线,每一行代码都由自己的团队写出,丝毫不必担心有什么“命门”受制于人。并且在研发过程中博采众长,消化吸收大量的先进思想,不断进行产品迭代和创新。同时,达梦数据库经过国家网络与信息系统安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监测,顺利通过EAL4+级安全认证,达到了目前国产数据库最高安全级别。也是国内唯一获得“信息技术产品自主原创测评证书”的数据库产品,拥有全面的安全防护技术,保障客户的数据安全。近年来,达梦数据库成功应用于多个重大项目中。从中国航信电子客票系统的国产化替代到海南电网财务管理系统数据的成功切换,...
达梦大数据
达梦数据库
支持:dmtech@dameng.com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高新大道999号未来科技大厦C3栋16-19层
咨询热线:400 991 6599
传真:+86 0755-2788 8009
友情链接:
鄂Copyright ©2017 - 2018 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