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购物车图片 购物车 ( )

国产数据库叫板甲骨文

来源:
浏览次数: 20175

 


对于国内数据库企业来说,实现与甲骨文等国际知名数据库兼容,保证用户系统在替代过程中保持稳定和信息安全,让他们用的放心,才是重中之重。

 大数据时代,人们“信息安全”意识的提升,正使达梦数据库一步步接近做“中国版甲骨文”的梦想。

 8月,达梦数据库刚完成中国民航信息集团数据库系统的全国产化替代项目;上海浦东新区政务云又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归集的数据已经从起步之初的几百万条,迅速“井喷式”增长到目前的五千多万条,并仍然继续快速增长。

 近十年来,在民航、铁路、金融、公安、电力、社保、审计、国土资源、电子政务、应急救援等军口、民口30多个行业领域,达梦没少从甲骨文等国际巨头手上“抢生意”。进入中国市场近三十年,雄踞市场半壁江山的甲骨文,其曾经固若金汤的防线,正被以达梦为代表的国内数据库企业一点点撕裂。

 然而,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在国内数据库行业这个百亿级的大市场里,甲骨文等国外品牌占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霸主地位极难撼动。

 “DM7提供了针对Oracle(甲骨文)全方位的兼容。但是这个替换过程需要时间”,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冯玉才在接受《支点》时坦言,中国数据库市场“戒瘾”甲骨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产数据库叫板甲骨文

达梦董事长冯玉才  宋荣成摄

 

造火箭的坚持造数据库


“达梦今年的目标,是‘攻克’银行业,替代国外数据库系统”,8月1日,在位于光谷软件园的武汉达梦数据库公司总部,记者见到了“冯老师”,这位不习惯让员工称呼自己董事长的企业家。

冯玉才还有其他身份: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导,以及中国数据库标准委员会工作组组长。他告诉《支点》,研发数据库没有窍门,达梦只是比别人提前二十年做了这件事。

1978年,武钢投资50亿元从日本引进设备,建造“一米七”热轧钢材自动化生产线。当日本人完成施工撤离中国时,他们就地销毁所有项目资料。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当时正在武钢学习的冯玉才,立志研发出我们自己的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

这一年,现在的数据库国际巨头甲骨文,刚刚迁往硅谷。它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研发出数据库也仅仅一年。

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专业的冯玉才,原本学的是怎么造火箭发动机。此时,他刚调到华中理工大学任助教不久,在大学里教的是高等数学。

靠着一本英文字典,仅用半年,没有英文基础的冯玉才就将这些资料全部读完。“怎么开发数据库依然没弄清楚,但至少知道数据库是什么”。

顾名思义,数据库就是“放数据的仓库”。当数据量大了,就需要对仓库进行有序整理。

研发过程,困难重重。

旁人都对他不理解:国外已有的成果,还去研究有什么意义。而且,研究经费也缺乏。在研究难以为继的时候,他找相关部门寻求支持,以个人名义贷款5000元钱继续研发。

1986年,冯玉才为这一项目申报国家自然基金,获得支持。这对冯玉才的精神鼓励很大。那时候,一个项目的研究资金通常只两三千元,这个项目却获得了3万元经费。

历经三次失败,历时十年,1988年,冯玉才和他的团队,基于Pascal语言开发出的数据库管理系统获得成功。这驳倒了中国没有能力开发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的谬论,是我国第一个自主版权的国产数据库管理系统原型CRDS,并在日后成为达梦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做出来的数据库,比当时国际上流行的DBASE产品还要好。”冯玉才说。

 

生死关头有舍有得

“达梦”数据库一鸣惊人,得到国防科工委的肯定,并拨款60万元作为科研经费的支持。1992年,华中理工大学达梦数据库多媒体研究所正式成立,核心研发成员是华中理工大学的教师。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社会信息化和信息社会化的浪潮席卷整个世界。此时,国内数据库企业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信息产业和信息安全越来越引起国家有关部委的重视。

1997年,科技部组织了国内数据库行业的首次“PK赛”,测试各家企业数据库产品的水平高低。冯玉才告诉《支点》,名不见经传的达梦研究所在这场比赛中一举夺魁,与知名的东软集团平分百万奖金。

此后的达梦就像“开挂”了一样,在连续六年的“PK赛”中都独占鳌头。2000年,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一年后,上海分公司研发团队组建。

重创发生在2003年。

在这年比赛中,达梦最新的第三代数据库产品DM3得了个倒数第一,颗粒无收。

那一年,开源研发成为流行。“除了达梦,其他所有公司都用的国外公司开源的数据库产品进行研发,这就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冯玉才告诉《支点》记者。

但是,比赛规则并不禁止开源研发。

这个结果对于达梦是致命的打击,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一直以来,达梦主要靠国家这笔经费“供血”,市场收入微薄。如果在2004年不能拿下第一,达梦将面临倒闭。

这是达梦发展史上的最大危机。

“开源还是坚持自主研发?”达梦面临抉择。

那时候,公司研发团队8成以上的人都支持开源。但冯玉才认为,开源对知识产权、信息安全、创新和企业文化都有致命问题。

冯玉才说,自主知识产权是达梦的核心竞争力。这时候开源,首先是放弃了核心技术。同时,承认国产数据库比国外的差,这与达梦的企业文化是背离的。这就意味着,达梦前二十多年的研发白做了。

而且,人的智商都是差不多的,达梦只是比别人早做了二十年。人家开源研发已经一年多了,达梦再从零做起能超过吗?

坚定了不开源的决心,对于是继续改良武汉团队研发的DM3,还是全力研发上海团队正在做的DM4,公司内再次产生分歧。

此时,距离2004年的测试仅剩7个月。按正常研发的工时计算,新一代DM4数据库需要两年半才能完成。

开发数据库犹如造房子,地基已经决定房子能盖多高。冯玉才意识到,只有全力研发DM4,才可能打赢翻身仗。

“人的能量极限,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充分发挥。有时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冯玉才做出决策:放弃DM3;上海、武汉团队合力研发DM4。

这也直接导致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退出。

“在做企业决策的时候,不可能什么都要,总要保住一些、舍弃一些。”冯玉才对《支点》表示。

那一年,在华工南门对面的产业大厦的9楼,二三十名达梦工程师,在机房里日夜兼程奋战了7个月。那段艰苦的时光,至今还令其中不少人留恋。

2004年,达梦携DM4数据库参加测试,结果速度超过国内开源数据库的一倍。


艰难破冰“去IOE”化

2003年的“危机”让达梦意识到,研发型企业必须具备造血功能,不能躺在研究成果上睡大觉,要走市场化道路。

冯玉才坦言,在此之前,DM2市场化运用较少,收入只有数十万元。

而此时,国内看似巨大的数据库市场,被“IOE”所占据。所谓“IOE”,是指服务器提供商IBM、数据库软件提供商Oracle(甲骨文)和存储设备提供商EMC,三者构成了一个从软件到硬件的系统,占领了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这是一个艰难的‘破冰’过程。比如说银行,使用国外系统已经十几年了,突然换成别的系统,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办?用户肯定是有担心的,我们只能通过产品品质一个个攻克”,冯玉才说。

1997年,达梦数据库的第二代产品DM2诞生后,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财”)华中分公司财务应用系统就首次使用了DM2,这对DM2的产品化提升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也是国产数据库最早实现应用的案例。


中国电财成为达梦首个破冰的行业。

随后,中国电财与达梦签订行业买断合同。如今,达梦数据库在中国电财及其下属全国30多个省电力银行及下属的72家分支机构已运行了十余年,系统始终运行安全、稳定、准确。

“在信息时代,数据库如同人体的神经中枢,一旦瘫痪,后果不堪设想。”

冯玉才介绍,根据美国法律,高于国家安全级别二级(最高五级)的数据库产品不允许对中国销售,这就决定了国内市场上的国外数据库产品安全级别不高。此外,还很难确保国外产品中不含“逻辑炸弹”和“后门”,可能给信息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十八大以来,“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被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在网络安全、自主可控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建立国家信息安全战略体系。在电力、电信、金融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开始去“IOE”。

这种背景下,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和对核心技术的掌握让达梦获益颇多。

2008年,为提高调度技术系统的自主性和安全性,国家电网决定在电网调度的核心应用中,逐步采用国产数据库作为基础平台,全国也将陆续建设区域电网和升级电网调度中心,其技术系统也将全面采用国产数据库产品。

同年7月,国家电网组织了几家国产数据库进行评测。在经过严格的测试后,达梦数据库以最快的移植速度、最优的移植质量、最好的技术服务中标。

今年5月18日,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和达梦公司共同建设的电子客票系统已经在24家航空公司,完成了数据库国产化替代工程。整个航信系统,从开始测试到完成核心系统的替换工作,达梦历时近4年,最终成功完成了中航信电子客票系统的国产化替代工程。

“我们最新的产品DM7,提供了针对Oracle(甲骨文)的全方位兼容。但是这个替换需要时间”,冯玉才介绍,一个行业的替换完成平均需要3年左右时间。

今年,达梦的计划是突破银行业。根据银监会的相关要求,到2019年,银行业软硬件国产化率不得低于75%。


借力资本建数据库产业链

 

2015年,大数据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当年6月,达梦对外发布“大数据平台战略”。

建立“大数据平台”,意味着达梦开始摒弃一家独大的想法,开始在大数据产业链的上下游,寻求产品、技术、渠道、商业模式上的新型合作。此前,达梦已经和昔日的竞争对手,如中软、东软、浪潮、华迪、曙光、华宇等结成伙伴联盟。

截至目前,大数据业务已占到达梦现有业务的一半以上,并还在进一步增加。

基于技术发展和产品战略等方面的共识与互补,达梦还与华为合作开发了一体机DHdata(Dameng Huawei Database machine);与赛凡科技共同推出一体化平台系统“云梦数据仓”;与浪潮、曙光等服务器厂商无缝对接;此外,达梦还加入了国产主机系统产业联盟、安全可靠电子政务产业发展战略联盟等。

“2000年,达梦刚成立公司的时候,产值是几百万。如今,达梦的产值早已突破了亿级规模。但是相比一些传统行业,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是慢了,主要原因是产品研发周期长,市场开发过程慢”。冯玉才告诉《支点》,他的梦想是达梦明年内能够在创业板上市,利用资本的力量逐步完整产业链。

 

(文章来源/《支点》记者肖丽琼)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210
    2019 - 03 - 25
    活动新闻2019 年3 月22日,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南京市举办“飞腾产品及生态体系市场推介会”,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梦公司”)作为其重要合作伙伴,受邀参加了本次大会。大会邀请了国产核心元器件厂商、软硬件生态合作伙伴以及系统应用提供商齐聚南京,交流飞腾平台上的板卡和整机的研发经验,展示各合作伙伴基于飞腾平台的云平台、 网络、 安全和存储等产品及整体解决方案,展现生态体系建设情况和应用成果。生态在当前,越来越强调基于全国产生态环境下的信息系统安全可控,加快推进安全可控的软硬件生态圈建设已迫在眉睫。国产化产品生态仍需要解决核心问题:单一产品的国产化逐步遇到生态体系支撑乏力的问题。对此,整合协同才能继续深入核心应用系统,以应用为角度的各类国产化产品适配是未来每个项目都会遇到的难题。对此, 达梦公司除了在专注技术、专心产品之外,达梦还发挥“行业因子”之力扩大生态朋友圈,与更多的厂商紧密团结,除了达梦官网上有针对国产处理器国产处理器龙芯,飞腾和申威专门定制的DM7开发版,达梦公司还不断与国产厂家进行大量的适配、优化。目前,达梦公司已于华迪、中软、东软、太极、浪潮、华宇、卫士通、烽火等二十余家集成厂商实现产品及体系的优化适配。并且,通过一系列项目与更多国产软硬件进行更好合作,优化了达梦产品与国产各类软硬件的适配和融合,给更多事关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信息系统国产化提供了很好的示范作用。此次,达梦受邀出席本次大会,与会者共同探讨国产安全的升级,共建网络安全生态。信息的安全,需要行业的齐心协力,聚合产业力量,未来达梦将与更多优质国产核心技术企业开展合作,为国产生态圈繁荣发展和各领域信息安全建设贡献力量。
  • 点击次数: 10051
    2019 - 03 - 21
    近日,勒索病毒GlobeImposter的变种再次在网上肆虐,该勒索软件利用暴力破解植入,一旦感染该勒索病毒,网络系统的数据库文件将被病毒加密,并须支付勒索资金才能恢复文件。自2017年“WannaCry”勒索病毒席卷世界以来,针对于数据安全的网络威胁层出不穷。事实上,勒索性质的网络安全威胁并不是近两年的新兴品,早在30年前勒索软件病毒就已经出现。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现在,勒索病毒对于网络安全的威胁愈发强烈。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近几年发布的《互联网犯罪报告》(Internet Crime Report)中显示,2017年一年,勒索软件在美国已经造成了约234万美元的损失,而这个数字也仅仅来源于FBI收到的报案,淹没在沉默中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保障用户数据安全是当下所有数据库厂商的核心追求,达梦也不例外。达梦作为国产数据库企业中的佼佼者,一直以来都把保障数据库安全作为产品发展的关键要素。达梦数据库管理系统经过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的严苛审核,已顺利通过EAL4+级安全认证,成为市场上首个获得该项认证的安全数据库产品。实际上,数据库安全威胁虽多,但只要把好防范关,仍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简而言之就是三个方面:首先,要做好数据库的安全配置,从单个数据库节点的数据来看,应该尽可能地进行安全方面的配置来避免遭受黑客攻击以及非法访问等。其次,进行高可用部署,尽可能地部署多节点来构成的高可用数据库服务,这样就能够应对硬件故障的问题,当单个节点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直接启用备用节点来顶上;当软件出现Bug导致数据库崩溃的时候,也可以通过高可用将故障进行转移。最后,要做好数据备份,做好数据备份就可以应对运维的失误以及自然灾害等问题。通过以上的三个步骤,就可以使得数据库达到比较安全的状态。同时,面对数据库存储中的几大关键问题,达梦数据库也针对性的提出了解决方案:首先,达梦运用数据库加密技术有效杜绝了数...
  • 点击次数: 10087
    2019 - 03 - 20
    委内瑞拉“电力战”启示录近期,2019年首例超大规模停电恶性事件——委内瑞拉大停电爆发,该事件引起了广大网民关于网络安全、基础系统信息建设、核心技术等探讨热潮。此次委内瑞拉“电力战”事件,是继乌克兰电网事件后,为关键基础设施的系统安全敲响的又一次警钟。委内瑞拉全国大停电,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3月7日,包括首都加拉加斯在内的委内瑞拉全国出现大规模停电,范围波及其全国23个州中的18个州。伴随大规模停电而来的就是委内瑞拉国内交通、医疗、通信及各类基础设施的陆续瘫痪失效。3月9日、10日,持续不断的网络攻击导致许多本已恢复的电力系统再次瘫痪。从公开报道的马杜罗总统言论来看,“电网再次受到攻击”、“网络攻击”、“发电机遭受攻击”、“内部攻击”等多个关键词揭露了此次事件的性质——网络安全战。 网络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前,网络空间安全已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攻击已成为现代战役中第一波打击手段。通过网络攻击打击对手的国家基础设施,从而造成生产停止、通信中断、交通瘫痪、能源供给不足等重大损失,其破坏性远胜于常规炮火的打击,甚至可以决定战争的走势。电力系统已经成为网络攻击的重点目标据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holas Maduro)称,该国电力系统已经成为新一轮“网络攻击”目标,“电战”正在进行中。电力生产安全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国家的能源安全和国民的经济命脉,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年,电力系统已经成为网络攻击的重点目标,电力系统作为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面临的网络安全形势日趋严峻,一旦遭受网络安全攻击将可能导致大面积停电事件,严重威胁企业和国家安全。 从2015年乌克兰断电事件开始,针对电力系统的国家级网络攻击事件时有发生,土耳其、丹麦、以色列、美国就都曾宣称本国电力系统面临重大网络攻击威胁。就我国而言,电力系统体系庞大、系统复杂,保...
  • 点击次数: 10412
    2019 - 03 - 18
    2019年开年以来,“新基建”成了最火的名词之一。“新基建”这个概念,来源于2018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迅速“走红”。所谓的“新基建”,是以“科学技术”为原材料,如果要给新基建加一个定语,那么可以称之为“科技新基建”。它就是指发力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2018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是对我国信息技术体系的一次大革新,为建设网络强国,在关键基础设施领域不受制于人,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将成为重中之重。众所周知,只有信息基础设施以及信息化所需的软硬件和服务安全可控了,其构成的基础设施或信息系统才会稳固安全,否则,基于别国的软硬件和服务的信息化建设,就如同沙滩上的建筑,一旦遭受攻击,便会土崩瓦解。因此从这项政策来看,在新时代的信息产业基础设施建设中,符合安全可控、网络安全的国产软硬件产品或将又是新的机遇。 另一方面是等保2.0落地在即,催生网络安全新需求。2018年6月27日,公安部发布《网络安全等级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这是我国从顶层设计、法制法规、防御能力入手,掀开了网络安全保障体系新篇章。其中征求意见稿指出,各级人民政府鼓励扶持网络安全等级保护重点工程和项目,支持网络安全等级保护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推广安全可信的网络产品和服务。这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基础软硬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而数据库作为承载数据的核心,在保障国家敏感数据的安全,真正实现安全可控的信息安全战略上有这非常重要担子。良好的政策环境为国产软硬件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无限可能,但巨大的市场机遇也为其发展提供了诸多挑战。特别是对国产数据库企业来说,更多企业布局抢滩为瓜分这块蛋糕,此外,市场的无序竞争、人才竞争等都是发展的痛点。对此,在这样环境中,达梦公司坚持自主研发、原...
官网微信公众号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技术咨询群官方技术咨询群
支持:dmtech@dameng.com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高新大道999号未来科技大厦C3栋16-19层
咨询热线:400 991 6599
传真:+86 0755-2788 8009
友情链接:
鄂Copyright ©2017 - 2018 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